上官邹琅

食用说明
↓↓↓↓↓
瓶邪不产拆逆
请不要在俺这里提及拆逆or女友粉言论比如这个老张/老吴我抱走了之类的

俺的群:831992202
是老吴裤门上修行千年的裤链

天润的奶啤真的好好喝我的妈 看了一下居然不含酒精……

脑了一下小吴捧一箱回来想灌老张 老张就是不倒 小吴干脆装醉动手动脚(?)第二天的小吴:小哥我昨天晚上没干什么吧 酒量不好什么都不记得了 

偷偷看过配料表的老张:……我也喜欢你

小吴:?!

啥都想写的后果就 哪个都没咋写

这也太好笑了(?

别人写的老张信息素:雪水 松木 藏香

我写的老张信息素:草莓牛奶

【瓶邪】买一送一·沙海邪篇

(补档,背后注意,俺的群:831992202)

我坐在地上冷静了足有三分钟,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“这么说,你是被我接出来以后的那个?”

“你是零四到零五年差不多失踪了快一年的那个?”

“你是我……呃……一零年的我?”

三个人里头,我第一个去揪的就是我自己的脸皮,毕竟仿制品太多,不得不多留个心眼。至于闷油瓶,经过这么多年的调查,我还没发现谁喜欢模仿他,可能是因为模仿他的成本太高,不划算。

刚才手上下的劲好像有点大了,小吴同志的脸被我掐得有点肿。我看他一直往两个闷油瓶那看,似乎是想找个帮手,但迟迟没有动作。

我明白他在想什么。发现自己被骗得太多,人都魔怔了,要是我们三个里头选一个,他肯定觉得我最有可能是汪家人,不巧的是我也这么觉得,所以他的脸遭了殃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四个同时出现在了一家旅馆的地下室,推门出去的时候还把前台服务员吓了一跳,显然她也不知道这里有这么一间屋子。

这间屋子的门就开在前台旁边,上头刷过油漆,隐蔽性很好,几乎跟墙融为了一体,不用手指敲敲打打,光从表面看绝对看不出来,说到底,要不是门从里头打开了,也没人会注意到这里。

天色不早了,四个人睡一间房肯定不行,我便开了两间,领着岁数大一点的那个闷油瓶回屋去了。

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好奇心,更何况,我比小吴同志更需要知道这些。

前台说最近房源紧张,标间都订完了,只剩下几间大床房。房间倒是不错,就是我吃不准现在这个闷油瓶的性格。他对我有没有意思我不知道,烦我肯定不至于,不跟我睡一张床,难道还能睡地毯上么?

要真那样我也没辙,反正我现在脸皮够厚,他就是要背个包去睡天桥我都不拦他。


链接见评论↓ 藏海邪篇写完回来补互链

【瓶邪】小兔崽子

(补档,黑dao大哥x二世祖,养父年上,含过激背de,背后注意。俺的群:831992202)

 

1.

张起灵不喜欢小孩,尤其是十岁左右的小男孩。

这个岁数的小孩狗见狗嫌,还特别能闯祸——他最近一次加深这种印象是三分钟前。

也就是去杂货店买了瓶水的功夫,回来一看,自己的车窗上多了几道涂鸦。罪魁祸首站在前头,见有人来了也不躲,还拿着小石子对他笑:“哥哥,你看我画的画好看么?”

张起灵点点头,一脚把小孩踹翻在地。

这一脚的力气下得有点重,小孩可能是被踹懵了,叫都没叫出来,嘴巴一瘪,看着张起灵,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。

孩子家长就在附近闲扯,看见自己家孩子吃了亏,马上气势汹汹地过来理论。许是张起灵蔫了吧唧的,跟没睡醒一样,看着好欺负又不还嘴,女人越说越来劲,还扯着张起灵要他赔医药费。

“留个电话。”

“138……”

“称呼。”

“我姓王。”

“不要你的。”长而细碎的刘海显得下面那双眼睛有些阴沉沉的,像一间久未住人的老房子,一推门,陈旧的木地板就吱呀呀地响,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声音,“要你老公的,或者其他能收赔偿的人。”

“156……”

张起灵存完号码,“啪”地把手机一合,就上了车。女人一看到嘴的鸭子要飞,连忙上前一步,“砰砰”地拍起了车窗。利益面前,人的胆子也大了起来,赔偿谈得这么爽快,一看就是个软柿子,不如再捏上一捏。

“你和你儿子值多少钱,说个数。”

“啊?”

“把你们撞死,赔多少?”

女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忙把孩子抱起来,头也不回地跑了,连高跟鞋甩掉了也没顾得上捡。

现在要去修理厂已经来不及,张起灵瞟了一眼她逃跑的方向,慢慢摇上了车窗。

今天晚上,他要去见一个人。

蓝黑色的吉普车在饭店后头的空地上熄了火。刚下过雨,柏油路上坑坑洼洼,全是亮汪汪的积水。

顺着旋转楼梯一路向上,走廊尽头是一间敞开的门。包间里的人比他想象中多,略略扫过一眼,有好几副生面孔,还有个小孩,眼神躲躲闪闪的,一直窝在沙发后面,不愿意出来。

只希望今天晚上不要太吵。

张起灵讨厌人多,也讨厌小孩。

 

2.

张起灵好像也没那么讨厌小孩。

他在席上喝了些酒,回去的时候没法自己开车,就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。小孩跟他分坐在座椅两侧,不知道是困了还是不熟,一路上都没说过话。

小孩叫吴邪,模样粉雕玉琢,一看就是家里捧着养大的小少爷,闹倒是不闹,就是有点认生,离了家长就蔫蔫巴巴的,像只被霜打了的茄子。

他三叔说是最近要办点事,找个安全点的环境让熟人帮着带两天。小孩的爸妈是科研人员,常年在封闭环境里工作,叔叔又是道上的,带孩子不太方便。

可最令张起灵想不通的是,他和吴三省是同行,把孩子给他带,并不会安全到哪去。

更何况,他跟吴三省也没那么熟,不过,看在吴三省答应给他一大笔订单的份上,他还是愿意帮忙照看两天。准确来说,是小张哥觉得这买卖很合适,帮他一口答应下来的。

车程大约一个半小时,张起灵在车上睡了一觉,下车时还没清醒,差点忘了车里还有个人。小张哥扶着张起灵进了门,照例帮他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洗衣机,等铺好床了才发现,屋子里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“老大,小崽子哪去了?”

两个人面面相觑,差点把房子翻了个底朝天,最后才想起来,人被他们落在车里了。

这么一折腾,早就过了睡觉的点。张起灵蹲在衣柜前头,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很少,更别提能给小孩穿的睡衣。他翻了半天,才终于翻到一件黑色的工字背心,套在吴邪身上直接盖过了屁股,看着就像条包臀连衣裙。

“你怎么给我穿裙子啊?我又不是小女孩。”

“这间屋子只有你自己,不喜欢可以不穿。”

没有预兆地,张起灵突然按灭了电灯开关。屋子里顿时漆黑一片,吓得吴邪“啊”地一声叫了出来。

“你怕黑?”

张起灵的手悬在开关上,见吴邪不说话,还是把灯点上了。

刚适应黑暗的视网膜突然见了光,吴邪下意识用胳膊挡住眼睛,眉毛全挤到一块去了。他犹豫了一小会,还是咬咬牙说道:

“没有!”

张起灵点点头,刚亮起来的灯又灭了。

“那我睡觉了。”

小时候算命先生说他命里带煞,是个断子绝孙的命,听起来倒也不错。才带了一会孩子,张起灵就觉得乏了,像是做了三百个俯卧撑。

比如现在,他刚离开房间不到二十米,就有一阵哒哒的脚步声跟在他身后,还先他一步跳上了卧室的床。

“我想听睡前故事,可以给我讲一个吗?”

 

3.

睡前故事:

白雪公主在森林里遇到了毒皇后派来杀她的猎人,她一怒之下抢了猎人的枪,把坏人全给杀了。

睡前故事2:

小美人鱼其实是食人鱼变的,得到了巫婆给的腿,她立马爬上岸把王子和公主一块吃了。黑胡椒酱,七分熟。

睡前故事3:

丑小鸭为了报复池塘里的鸭子,骗它们去全聚德工作。店长发回扣的时候,丑小鸭发现鸭肉还挺好吃的。

睡前故事4:

从前有个叫吴邪的不睡觉的小朋友,后来他生了四个,每个都要求他睡前讲五个故事。

睡前故事5:

再后来有一个叫张起灵的反派出现了,他给这座城市下了不讲故事诅咒,小朋友一让大人讲故事,大人就马上睡着。

——摘自《张起灵很困不想讲故事只想吓唬小孩让他赶紧睡觉的黑暗故事书》

 

4.

“然后呢,然后呢?”

吴邪摇了摇张起灵胳膊,发现他的小哥不再动了,还打起了呼噜。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张起灵的呼噜声这么大还来得这么急,比他三叔还厉害。

 

5.

张起灵觉得,自己好像被骗了。

一周后的早间新闻播报了一起爆炸案,说是某个组织的头目在这起案件中离奇失踪,至今下落不明。

他试着给吴三省打了个电话,发现真的打不通了。

 

6.

小张哥也觉得他们老大被骗了。

他去超市帮吴邪买作业本,回来正好看见小兔崽子坐在张起灵脖子上玩骑大马。

他揉了揉眼睛,把门关上又打开,看见的还是骑大马。

小张哥把装作业本的袋子扔在门口,轻轻关上了门。

 

7.

直到吴三省的电话变成了空号,张起灵才确信自己真的被骗了。

如果吴邪年纪再小一点,小到会问“我是从哪来的”的话,张起灵就告诉他,他是吃饭送的。

 

8.

“小叔叔,我爸怎么没来?”

“老大跟人谈点事,让我带你吃口东西。”

“哦。”

既然这样,就不用叫家长来了吧,说不定周一老师就把这事给忘了,吴邪心想。

小轿车一路开到饭店门口,秋老虎还没走,这会儿穿秋季校服有些热。幸好大厅的空调开得很凉,足够帮他打掩护。

这么想着,吴邪又把袖子拉低了一些,要不是小张哥嘴太碎,他早就把胳膊全露出来散汗了。

想想其实还赚了。对方三个人,一个丢了半颗牙,一个出了一鼻子血,还有一个脚扭伤了——这个倒不是被吴邪打的,是他自己不小心扭的。

活该,叫你们说我没妈。

吴邪用筷子一下下戳着盘子里的小猪包,等他神游回来,本来挺可爱的一张猪脸都给戳烂了,蜂窝煤似的,金黄色的馅流了一盘子,看得小张哥满脸问号。

青春期的孩子不好管,还是少说两句得了,把点心玩坏了又饿不死人,大不了再叫一份。

小张哥嗦着云吞面,总觉得这顿饭吃得憋屈。如果一个人一天说话的字数有限,那他至少要两千字才够用,吃饭的时候再不聊点啥,就更没有什么适合说话的时间了。于是他搜刮了一下脑子里的谈资,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聊聊的话题。

“小吴啊,想不想要个后妈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呃……你先别激动,不是那种欺负孩子的坏后妈。我们老大嘛,肯定得给他找个温柔体贴的,一会你回家看看就……哎,你去哪?”

等小张哥把钱压在碗底下追出去,吴邪早就跟兔子似的没了影。小张哥一拍脑门,坏了,本来就是随口问问,谁知道这小子反应这么大。

糟了,该不会是离家出走了吧?

 

9.

吴邪回家的时候,正好撞见一个漂亮女人,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,正坐在他们家门口的沙发凳上穿鞋。

这就是小张哥说的后妈?

吴邪往门上一靠,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女的看,那个女的就一直低头穿着高跟鞋,完全没注意到有人在看她。裙子下一双长腿又细又直,只是这时候完全没有欣赏的欲望,反而越看越窝火。

吴邪看了看她,又摸了摸自己胸口,平的,只觉得老张真肤浅,这种水平就投降了。

“你就是吴邪吧?长得真可爱。”

可不可爱不敢说,但比你可爱多了,吴邪心想。

“我叫吴梦玥,要是回到五百年前,咱们两家说不定还是亲戚呢。”

见吴邪不搭茬,吴梦玥也有点尴尬,伸出去的手硬是僵在那儿没动。直到确定吴邪不会理她,她才慢慢挪到门外去,临走前还朝屋里看了看。

“那我走啦,跟你爸爸说一声。”

门关上的一瞬间,她听到了一句“阿姨再见”。

 

10.

吴邪是在卧室找到张起灵的。

当时张起灵正看着什么东西,见他回来也只是说了一句“放学了”,再一看,他屁股旁边不远的地方还有个屁股坑,用脚丫子想想都知道是谁坐的。

谈什么事要到卧室里谈啊?不对,在客厅也不行,这女的好讨厌!

想起小张哥说的话,吴邪的气就不打一处来。那女的也就比他大个五六岁,怎么就后妈了?不行,绝对不行,太道德败坏了,虽说张起灵也才比他大个十五岁,但他就是觉得不行。

就你也配当我妈?吴邪这么一想,决定以后都不管张起灵叫爸了。他们两个倒是什么称呼都叫过,爸爸叔叔哥哥的,定义十分混乱。仔细一琢磨,他决定以后不叫爸,不叫爸就没有妈;叔也不叫了,他要管那个女的叫老婶、大婶之类的,所以也不能叫叔叔。他又不傻,叫了叔叔,不是摆明要把张起灵送进魔爪吗?

见吴邪站在那半天不动,张起灵看了他一眼,放下手中的文件道:

“有事?”

“我不喜欢阿姨来你房间。”

“哪个阿姨?”

合着还有挺多阿姨,都来过房间?

不过现在也没法计较这个,撵走一个算一个,一个都别想跑。

“就刚才走的那个。”

“吴梦玥?”

“对,就她,一上来就要跟我套近乎,特讨厌!”

“我跟她在客厅谈事情,没进房间。”

见鬼,那旁边那个屁股印子谁坐的,难道张起灵还有个隐形屁股?

“我不喜欢阿姨来我们家,你让她们出去。”

“那我们以后装不在家。”

张起灵听完居然轻轻笑了,也不知道是当他小孩胡闹还是什么。张起灵平时很少笑,好不容易笑一次,居然让人这么生气,简直像是在说他幼稚。吴邪上前一步,揪住了张起灵的脸颊道:

“不准笑,我认真的!”

张起灵点点头:

“我也是认真的。”

“好吧,那我们以后装不在家!”

上了中学以后,吴邪的个子春笋一样蹭蹭地往上蹿,都快赶上他了。张起灵站起身来,轻轻解下了吴邪的书包,在把小孩整个圈在怀里的时候,他好像听见一阵吸气声,像是小狗在闻什么东西。

“就这一件事?”

“还有一件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饿了,我要吃饭。”

张起灵这才发现张海盐没跟着回来,算算时间,吴邪应该是刚放学没多久就回来了。也不知道是张海盐没接到人,还是接到之后又把人弄丢了。

不过那也不重要,反正张海盐一个成年人,又丢不了,没回来就没回来吧。

 

11.

在小张哥第n次出卖张起灵后,吴邪决定改叫他“小盐”。

要不是这个小盐,吴梦玥怎么老往这跑?每次说得好好的,不在家不在家,他一句“在啊,怎么不在”,两个人的努力就全泡汤了。

说起来这跟吴邪也有一点关系。第一次被小张哥卖掉之后,吴邪告诉小张哥,这个阿姨他挺喜欢,能不能问问她喜欢什么、不喜欢什么,想送点礼物给她。

对方说没什么忌讳,就是怕狗,因为小时候被狗咬过。

好,好得很。

在小张哥第n次跟张起灵解释说,他这么做是因为孩子喜欢吴阿姨后,吴邪抱着几只狗崽子恨恨地想道。

 

12.

驯狗没有其他内容,只有一项。

吴邪偷偷给坏阿姨拍了照,拿给狗说:

“这是坏阿姨,别让她进我们家。”

 

13.

小狗长得飞快,才一两个月就长成了大狗。毕竟抱来的时候就两个月了,加上好吃好喝的供着,吨位涨得飞快。

就这一两个月,吴邪都嫌长。坏阿姨这两个月来了得有七、八次,也不知道是什么生意,要谈这么多次,就算是部连续剧都该拍完了。

终于有一天,看见前后门各四只没拴绳的黑背后,坏阿姨再没来过。

 

14.

在被老师亲自打电话叫去之前,张起灵一直以为吴邪是个老实孩子。

办公室里一共四个学生,全都贴着墙,老老实实地站着。其中有一个鼻子还出着血,拿团纸堵上了,还在不断地往外流。

老师嘚嘚半天,也没嘚嘚出什么有用的。大概就是什么“你打他你不对”、“你先动手你就是不对”之类的,吴邪一直当耳旁风听着,直到看见张起灵进了办公室的门,他才终于忍不下去了。

“我们之间的事,你把我家长叫来干嘛?”

“老师。”

张起灵往墙边看了一眼,吴邪立马又老老实实地站了回去,只是气还明显没消,紧紧抿着嘴唇,一副受气包的样子。

“你孩子跟人打架,把人打伤了。对了,他还在厕所抽烟。”

“哪个是他打的?”

“这三个都是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三个跟一个打,还被打伤了?”

“对,这件事给我们班带来的影响很不好,校长都来了。”

“那他妈是因为赵新源是校长外甥。”

两个人同时看过去,吴邪又不说话了,还默默对老师翻了个白眼。

“为什么打架?”

“他们说我没妈。”

张起灵点了点头,目光扫过其他三个学生道:

“打得轻了。三个打一个还打不过,活该。”

“家长,你这教育方式不对,再大的事也不能动手,学校是有权力记过开除的。”

“你可以试试,如果吴邪被记过或者开除,你们三个出门看车。”

估计老师从业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种家长,当时就愣在原地,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走。”

众目睽睽之下,张起灵一把拉过吴邪的胳膊走出了办公室。他们经过埋头苦读的教室、又经过空无一人的球场,操场上上体育课的学生还没解散,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来。一个穿西服的牵着一个穿校服的,嗯,人贩子应该没有穿这么正式还长这么好看的。

直到坐进了副驾驶,吴邪的心还在“怦怦”地跳。他妈的,老张怎么这么帅,现在他有点不想叫“小哥”了,刚才有一个叫“老公”的称呼在脑子里一闪而过,仔细想想居然还挺带劲。

当然,现在不能叫,怕打草惊蛇,老张再给他发张好人卡。毕竟他还是个未成年,干什么事情总觉得说服力差了那么一点。

“那我下午不来上课了?”

“不来了,现在带你吃饭。”

“嘿嘿。”

本来心情不太好,现在突然多了半天假期,连空气都快活许多。

只是等了半天,车子还没动,吴邪不解地看向张起灵,没想到张起灵也在看他,一副在等什么的样子。

“小哥,怎么不走?”

张起灵无奈地看看他,一手扶着方向盘,另一手扯出一截安全带,对他道:

“安全带扣好。”

 

15.

想不到火锅店工作日中午还要排队,所幸排的人不算多,三桌。

饭店门口人太多,两个人便坐在车里等。实在等得无聊了,吴邪干脆摇下副驾驶的窗户,从校服裤子里摸出一包烟来。

既然都知道了,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。

烟还没来得及吸,就被人按灭了。吴邪看看张起灵,又擦亮了手里的打火机,再点再熄,再点又熄。

“你闻不了烟味?要不我下去抽?”

车门一下落了锁,吴邪叼着嘴里的烟,不知道张起灵是什么意思。

“你就那么想抽烟?”

“就……等得无聊嘛,来一根,要不你也来一根?”

说是这么说,吴邪也没见过张起灵抽烟。他以为这回解释明白了,终于可以抽了。没想到刚刚点上,烟就又被人拿了去。

“成年了再抽。”

烟这次没有熄,而是在张起灵指尖燃了起来,那掸烟灰的动作比他还熟练,看着怎么也不像个没抽过烟的人。

丫居然真的会抽烟,吴邪心想。




链接见评论↓


宁可太毒了








每次给瓶邪✍🏻️🚗我都像个无助的beta,alpha和omega相撞的过浓信息素整得我顶不住得歇会接着整

【瓶邪】军师(五)


(请问你们什么时候谈恋爱 我都要急死了(?)俺的群:831992202)


15.
闷油瓶一天不喊我上朝,我就一天不去上。天气越来越冷,我早上也属实起不来,干脆闭眼睛装瞎。
究其根本,还是因为他赏我的被子太舒服了。被子里缝了厚厚一层棉花,软绵绵暖烘烘,睡起来像是飘在云上。
我养病这些天,除了下人,见过最多的就是闷油瓶和云妃。这俩人真是别扭,想见面直接见不就完了,还来我这干嘛?
但不管怎么说,人家到底是闷油瓶的妃子,老让她往我这跑也说不过去。于是等身体好些了,我便到她那去打发时间,顺便锻炼一下闷油瓶的胆量。
想看就直接来嘛,也不知道他忸捏个什么劲,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守孝,怕碰女人被人诟病才变成这样。
这天我照常去了云鸾宫,却见院子里空空的,半个人影都没有。往常这个时候,云妃不是在亭子里坐着,就是在花园的假山附近转悠。我寻了这两处,都找不见她,等走到后厨门口,才看见她身边的侍女小枇杷怀里抱着什么东西,脸色不太好的样子。
“枇杷,你家主子呢?”
小枇杷完全没注意到我,听见有人说话吓了一跳,手里的东西差点摔到地上。幸亏我眼疾手快,一把把那玩意接住了。
这是只花鸟雕金罐,一看就价值不菲,就算现在没变成古董,应该也值不少钱。还好东西没事,否则还不一定惹出什么麻烦来。
“啊,吴大人!”
小枇杷也是惊魂未定,一张脸吓得血色全无,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把我手上的罐子接过去。
“娘娘养的画眉死啦,让我拿这个过去把它装好埋了。”
我跟着她一路走到内室的屏风前,发现平时叽叽喳喳的那只笼子果真已经空了。深褐色的小鸟失了生气,无力地垂着脑袋,再也不会叫了。
“我的小月儿没了。”
她一下一下地顺着鸟背,两只眼睛周围微微发了肿,泛着一圈红色。我说不出别的什么好话来安慰她,只好看着她手心里的小鸟。这种时候,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,闭嘴总比强说话来得好。
“没有了,全都没有了。”
她把那花鸟罐横着放在腿上,眼睛紧紧闭着,终于把小鸟的身子送进了罐口,推进最后一点的时候,我分明看见她的手在抖。
“小月儿没有了。”
她慢慢把罐子立起来,大概这样就听不见尸体砸在罐底的声音。我最怕女人的眼泪,尤其是这种漂亮女人,总觉得做什么都不对劲,也安慰不到点子上,怪尴尬的。
她抱着那罐子呆坐了好一会,突然向我伸出一只手,我没懂她的意思,也不敢瞎回应,只能这么弯着腰,跟她大眼瞪小眼。
总不会是叫我拉她起来吧?那多不好意思。
“军师,听说你会算命,能帮我算算姻缘吗?”
我心道你可真敢说,都妃子了还算什么姻缘,横竖都是跟闷油瓶,还能改嫁咋的?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也不好推辞,只好硬着头皮帮她看两眼。
我对手相这玩意一窍不通,仅有的一点知识还是上初中那会,班上女同学帮人看手相,我就顺道听了一耳朵。什么生命线爱情线的,多的我就不知道了。但我记得史书上说闷油瓶没立过后,不会算总能胡诌两句。
我拉过她的手一看,妈的,怎么有一条线短成这样,不会就是那条感情线吧?
我赶紧看了看我自己的手,女同学说我感情线是锁链形的,我找到一看,还真是那条。
我的那根线大概延伸到食指,而云妃那条才刚到无名指就停了。这代表什么?难道她做了妃子以后一点恋爱都谈不成了?这也太惨了。
“你……”
她这也太惨了,鸟没了,男人也没了,要是我跟她说实话,她会不会想不开跳井啊?
我跟她“你”了半天,也没想好怎么说,最后只好安慰她道,“你有当皇后的命,福分不浅啊。”
“真的?”
一汪眼泪在她眼睛里滴溜溜地打着转,眼看就要掉下来了。我看她眉毛微微皱起,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,只好安慰她道:
“那当然,不是你就没别人了,你这么好看,谁看了能不喜欢啊。”
“那军师见过昭妃和元妃吗?”
“还没。”
糟了,我刚说完就意识到,难道那两个也长了张明星脸?要真是这样,憋在闷油瓶的后宫里也太可惜了,这要是在现代,说不定就组个女团出道了。
这下全完了,马屁拍马蹄子上了,按电视剧的情节,那两个没见过的要是知道了,说不定还要扎小人咒我。我正想着怎么圆回来,那边就“扑通”一声,跪了两个太监。
“皇上驾到——”
我一听,也赶紧跟着趴下。想不到这闷油瓶消息还挺灵通,我前脚刚进内室,他后脚就跟着来了,而且还黑着张脸,一副别人欠了他不少钱的样子。
“吴军师怎么有空来这里?”
我一看他脸拉得跟长白山似的,明显是生气了,也不知道是气我不主动上班,还是气我涉嫌勾引他的妃子。我心说你还有脸问,我不都是为了你俩好吗,问什么问,当然我肯定不能这么跟他说,只好答道:
“听说娘娘养的小鸟死了,臣来帮娘娘选一处风水宝地下葬。”
“军师还真是忧国忧民。”闷油瓶长吁出一口气,听起来气得不轻,“回去收拾东西。”
哦,这是要我卷铺盖滚了的意思?整挺好。
“搬来天阳宫。”
啥玩意,天阳宫不是他住的地方吗,他是在跟我说话?
我回头看了看云妃,又看看闷油瓶。不让我见云妃把我关家里不就完了嘛,怎么还让我搬到天阳宫?
闷油瓶就跟看出来我在想什么东西一样,大手一挥,把一个小太监叫过来道:
“叫几个人,帮军师收拾东西。”

16.
天元六年 十月二十八日
禁足。

天元六年 冬月初五
还在禁足。

天元六年 冬月十五
禁足。发霉,长毛。

天元六年 冬月二十日
上朝。

天元六年 冬月二十五日
天天上朝。

天元六年 冬月二十八日
持续上朝。

天元六年 腊月初三
我想被禁足。


主子这个词给我看出一种bdsm的感觉 有生之年我能看到裸x围裙猫耳颈圈写正字再在🛏上叫声主人的情趣吗(被捕